泽州县最新新闻事件

您的位置:主页 > 科技前沿 >

丝绸博物馆“女医生”:20余年巧手缝补 曾修复慈禧龙袍-中新网

发布日期:2020-05-24 02:4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•   中新网杭州5月18日电 题:丝绸博物馆女“医生”:20余年巧手缝补 曾修复慈禧龙袍

      作者:童笑雨

      “纺织品文物修复工作,光静心不行,还要体力。”在中国丝绸博物馆(下称“中丝博”),楼淑琦戴着老花镜,弯着腰,拿着小磁块,压在桌上的明代丝织品文物上,做着平整工作。这一环节,她已进行了很多天。

    慈禧黄江绸绣五彩五蝠平金佛字女龙袍。 童笑雨 摄

      作为纺织品文物保护国家文物局重点科研基地的依托单位,中丝博承担了中国各博物馆大量纺织品文物修复工作。5月18日,是国际博物馆日。记者探访这一纺织品文物“医院”。

    慈禧绿绉绸平金绣福字女夹衣。 童笑雨 摄

      在修复室的工作台旁,坐着身穿白大褂、戴着口罩与手套、手里拿着镊子或针线的修复师,清一色为“女天团”。从事修复工作20多年的楼淑琦是其中资历颇深的一位。

    中国丝绸博物馆纺织品文物修复现场。 童笑雨 摄

      她修复的文物达百件,其中就有清东陵慈禧陵的文物。

      一件是黄江绸绣五彩五蝠平金佛字女龙袍,另一件是绿绉绸平金绣福字女夹衣,均为慈禧入殓所用。

    楼淑琦和同事在进行平整工作。 童笑雨 摄

      因在镜框中保存时间过长,它们被河北清东陵文物管理处送到中丝博时,服装变形和纤维糟朽情况极为严重。糟朽即为朽烂。

      “那件写满‘福’字的夹衣,装饰带、花边很多都脱散了。”楼淑琦回忆道,尤其是夹衣的袖口,经线断了只有纬线,拿在手上,变成了一绺一绺,像玉米须一样凌乱;衣服上的“福”字,金线都有不同程度的脱落。

      因为衣服分里外两层,楼淑琦需要将面料和衬里分别进行修复;糟朽严重,缝的时候力度不能太大;丝线凌乱,就一根一根理直;“福”字金线脱落严重,就按照原来的针线走向,细心缝补。

      同古籍修复一般,纺织品文物修复也需“修旧如旧”,过多的缝补会对文物造成二次损害。“有些文物,是脆的,针扎下去就一个窟窿。”楼淑琦说。

      针对脆弱糟朽的纺织品,她选用了由中丝博和浙江理工大学联合研发的绉丝纱。修复时,在文物下垫一块背衬,上面盖一块绉丝纱,把文物夹在两者中间,再沿着文物破损边缘缝补。

      “这就好像汉堡一样。”楼淑琦笑着说,带“福”字的夹衣袖口,就是这么修复的。

      然而这样的操作,特别费眼睛。因为绉丝纱薄如蝉翼,透光度极好。有时缝补久了,根本感觉不到纱的存在,得借助灯光,在某个特定的角度下才能看到。

      楼淑琦平均一年换一副老花眼镜,从周一站到周五,腿会肿得一压一个坑,“女天团”基本一周要做一次理疗,从而缓解肩膀、颈椎上的酸痛。

      “这不是一个‘修身’的职业,更多还是要耐力。一件衣服修复4个月是家常便饭。”楼淑琦说,有时遇到的文物很脆弱,一碰就碎,根本不敢用力;碎成一块一块的纺织品文物,甚至看不出形制,需要查阅大量资料。

      现在她们修复的,大部分是其它博物馆送过来的文物。馆藏的纺织品文物,楼淑琦说“这辈子、下辈子都做不完”。

    中国丝绸博物馆纺织品文物修复现场。 童笑雨 摄

      因墓中出土的丝绸大多穿在墓主人身上,出土时味道很大,难免会留存一些有害物质。一上工作台,“女天团”就要做好层层防护,口罩、白大褂、手套,一样也不能少。

      采访楼淑琦时正是上午。短短几小时的工作,她的手心就全是汗水。

      明年,她60岁了,就要退休了。回顾20多年的古代纺织品文物保护修复生涯,她说,唯有对文物的热爱,才能坚持下来。“几千年文明,需要修复保护的东西太多,能修的人太少了。”(完)

    【编辑:张楷欣】